鹿鼎分享-猪仔

时间:2020-02-18 20:22       来源: 鹿鼎

鹿鼎分享-猪仔

工作组组长劝他去上学,这对一个充满强烈知识欲的孩子,这自然是求而不得的事。第二天,娘给他穿戴一新,他背着书包欢呼雀跃去读书。

这时几个孩子一边窃窃私语,一边用鄙视的眼光盯着他,然后一起将他团团围住。

“喂!你叫什么呀?”一个大点的孩子对他说。

“猪崽。”他答道。

“猪崽,是狗崽吧。”大点的孩子话音刚落,其他的孩子都跟着起哄。

“狗崽你姓什么呀,怎么没有爸爸。”

那些野孩子都笑了,笑得前仰后合,大点的孩子扯开嗓子说:“大家都晓得了,猪崽没有爸爸。”

怎么可能呢,孩子们都愣住了,一个孩子怎么没有爸爸呢?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这真是一件稀奇古怪的事,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。

猪崽吓得哭了起来,他退后几步背靠着树上,握紧拳头,随时保护自己的尊严。

这班野孩子,仗着人多势众,一步步向猪崽逼近,一个孩子边走边向他扮着鬼脸,小手指在脸上划着,冲着猪崽说:“你没爸爸,你没爸爸。”

恼怒的猪崽猛扑过去,大声吼道:“我有爸爸,我爸爸是军官。”逼近的孩子,听说他爸爸是军官,劲头更来了,“是刮民党军官吧,你这狗崽子”。

他们一齐上阵,有的揪住他的头发,有的抓破他的脸,有的连踢他几脚,将他打得鼻青眼肿,衣服也被撕破了,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那些野孩子还围着他,拍着巴掌不愿离去。

老猎人刚好从这里经过,将这班野孩子赶走,将他抱起来,望着这可怜的孩子,他痛苦不堪。真是前世造了孽,自成猪仔生下来后,他打发婆娘经常去看看,还送些好吃的东西,孩子越长越像迟家人,虽然那时没有DNA作亲子鉴定。

但遗传基因明显刻在猪仔的脸上、嘴上、鼻子上,他毫不怀疑这孩子是他的亲孙子,一个男人放出的水,播下的种就像照相一样毫厘不差。几年来他揪心的痛,本想等儿子回家明媒正娶,还表姐一个公道,可是日本鬼子赶走了,儿子没有回来;四年国共战争结束了,儿子还是没有回来,他有说不出的苦恼和绝望。

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,毛主席、共产党帮助穷人闹翻身,进行了土地改革。将有田产的划为地主,没收后分给贫下中农,使耕者有其田。听说隔壁村的地主戴上了纸糊的高帽子,站在戏台上,接受贫下中农的血泪控诉,有些欺压百姓的有钱人,被划为恶霸地主,遭到了镇压。

想着这些,老猎人不寒而粟,他心想,如果根据田产定成份,自己划为地主是板上钉钉的事,这时将娘俩接过来,猪崽娘俩不但得不到好处,反而深受其害,想着想着心里就发怵,因此打消了接猪崽回家认祖归宗的念头。

“爷爷,我爹什么时候回来?”猪崽醒过来后,躺在爷爷温暖的怀抱里叫着,将老猎人从纷乱的思绪中拖回现实。

俗语说,人亲骨头香。老猎人“嗯”一声,紧紧的搂着猪崽,老泪纵横的对他说:“快了!”孩子听了这善意的欺骗,天真的笑了。

老猎人抬起衣袖擦干了眼泪,将猪崽交到表姐手上。他一句话没说,转过布满忧伤的脸,移动着沉重的脚步走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