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鼎分享-迟家庄的春天

时间:2020-02-18 20:20       来源: 鹿鼎

鹿鼎分享-迟家庄的春天

迟家冲也沸腾了。一群群鸡走出来,在圳旁山边满地觅食;一蓬蓬鸭子飞了出来,在清澈的水塘里游弋。农夫们在田里提着犁,跟在牛后面,将泥土翻转过来,准备播种莳田,整个山庄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观。

一年四季在于春,大家各自为日子忙碌着。

表姐今天非常兴奋,落夜时,她对着镜子,一边用纤细的手指整理着自己的头发,一边甜甜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。她好像灰姑娘一样要去参加什么歌舞晚会,歌舞虽好,但跳起来也令人晕眩,也会让人紧张不安。

大姨将碗筷洗刷干净,解掉围裙,洗了手,朝女儿笑了笑,那笑里跳动着志在必得的光芒。

夜色变浓了,整个迟家冲变得静悄悄的,偶然才听到几声狗叫。大姨扶着表姐,趁着月色,跌跌撞撞的走到猎人的门口。门紧关着,窗户里透出微弱的桐油灯光。

大姨放开表姐,敲击着大门。听到咚咚的声音,屋里响起一阵脚步声,随后几声咳嗽,门吱呀一声打开,猎人望着她们娘俩,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,慌忙请她们进来就坐。

“大妹子,今天何事得空?”猎人的婆娘热情的招呼着,并往火盆里添加木炭。小儿子跟她俩泡上一杯山茶。猎人沉闷的抽着烟斗,烟斗里发出咝咝的水叫声。

几个人围着火盆坐着,一阵沉默。

火盆里的炭火越烧越旺,火势借着桐油灯光,将大姨照耀得满脸绯红。刚在家里想好的话,一下子不知跑到那里去了,她跺着脚,不知如何开口才好。当然,这,毕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,她的尴尬可想而知的。

还是猎人婆娘老辣,她扫了一下表姐隆起的肚子,心里就有了数。她先将老公和小儿子支开,然后走到表姐身旁,厅里只剩下三个女人,什么话都好说。

“孩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猎人婆娘问,表姐捂着大肚子,欲张开的嘴随后又合起来,她不好意思说。这时大姨皱了皱了眉头,接上话说:“你看,孩子就要生了,你儿子又不在家,不知如何是好?”

猎人婆娘听了大姨的话,心里既高兴又难为情,她相信,大姨的话不假,但儿子出国作战,又无法沟通,如何确定这孩子是她家的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万一不是,现在仓促接受,这不毁了儿子的名声?还会被人在背后嚼舌头:“看,这个蠢婆娘,几十岁了,这样没有脑筋,是想孙子想疯了吧,拿儿子的终身大事开玩笑。”

火盆里的火苗呼呼的往上长。

大姨坐着的竹椅被她摇晃得吱呀作响,表姐端坐着,双脚并拢,二手很不自然的放在大腿上。

整个厅屋寂静无声。

猎人婆娘想了好久,最后,还是狠了狠心,委婉的说:“这件事,看是这样好不好,我相信你们的话,儿子不在家,有些事又说不清,听说中国军队打得不错,我相信儿子很快会回来,到时,等儿子回来后,咱再商量婚事。孩子生下了,麻烦你们暂时带着。”

大姨听了猎人婆娘的话,明知她是想一推了事,但人家说得通情达理,也没把话说绝。她只好忍着,她头一次领教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烦恼。

再说也无益,如果纠缠更不理智。大姨只好心有不甘的起身告别。夜色更深了,整个迟家冲一片漆黑,猎人婆娘将老头子和小儿子叫出,送她们回去。

猎人脸上毫无表情,他知道这么处理有点亏心,但没确定之前,婆娘的处理也是恰当的,现在只好这样了。他和小儿子点起了松把,松把燃起了熊熊大火,父子俩人一前一后,照耀着娘俩前行。

他们一脚高一脚低的走过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,路上无人吭声,近处的一只猎狗闻到了脚步声,发出了“汪汪汪”的叫声,远处的猎狗好象受到感染,此起彼伏的回应。

山峦被黑色包围着,山溪水只管尽兴的流呀流,它不知道人间还有疾苦,还有不幸…… 

« 上一篇:鹿鼎分享-猎人的家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