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鼎分享-老莱(四)

时间:2019-12-30 01:04       来源: 鹿鼎

鹿鼎分享-老莱(四)

那一夜,老莱没睡着,有点后悔了,干嘛不睡马文文?难得马文文允许他赊着,相互不认识,连真名都不知道就让赊,这跟白送有啥区别?

老莱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睡他旁边的蒜头听见了,问是不是有蚊子。

老莱觉得,马文文白让他睡他没睡,自己就是干了件伟大的事,忍不住想炫耀一下,就跟蒜头说了,当然,他没提电脑更没提马文文跟他借电脑的事。

蒜头咣地一声就笑了,把睡着的人笑醒了一片。

蒜头拉开灯,开始给大家讲老莱的艳遇。

老莱就恼了,觉得一件很爷们儿的事,却让蒜头给搞成笑料了,他没辩解什么,一声不响,起身就往外走,大伙愣,有人趴在门上往外看,回头说不好了,老莱往伙房去了。

老莱往伙房去能干啥?还不是抄菜刀找蒜头拼命?

蒜头也怕了,在老张的催促下,骂骂咧咧地出去避风头。

老莱进了伙房,拖开编织袋,铺好,躺上去睡觉。明天要见儿子了,他不能和蒜头打架,万一打挂了花,让儿子看见不好,可如果待在工棚里,非打不可。

躺在编织袋上,蚊子嗡嗡地在耳边飞,烦得很,就坐起来抽烟,隐约中,听见有人从远处蹑手蹑脚地走过来,老莱猜可能是蒜头过来窥探虚实,就掐了烟,起身,拿起菜刀,在磨刀石上霍霍地磨开了。

蒜头蹑手蹑脚到了门外,从门板上的缝隙里往里一看,魂就飞了,嘴里却怯怯地:老莱,我操你妈老莱,你磨刀干什么?想和我玩命不是?

老莱不吭声,把刀磨得更响了。这时候,蒜头是不敢随便闯进来的。老莱知道,在这样的时候,谁能沉住了气谁就占了上风,嘴这烂玩意,从来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不但祸事从口出,衰相也从嘴里漏。就要他沉住了气不吭声,用不了多久,蒜头就得跟他讨饶,蒜头这种鸟人,别看整日谁都不怕嗓门比谁都高,也就个架势,还是稻草把子架势,一捅就散堆的货,糊弄别人行,可糊弄不了他老莱。

果然,在老莱霍霍的磨刀声中,蒜头一个跟头扑进来:老莱,你消消气,你好心好意跟我说事我不该犯贱,老莱,你消消气。

老莱还是霍霍地磨刀。

蒜头讨好地掏出一盒烟,递给老莱一支:老莱,抽支。

老莱看也不看他,继续磨刀。

蒜头把烟点上,抽了一口,塞到老莱嘴唇间:老莱大哥,你大人不见小人怪,和我这庄户老粗计较个啥?明天,不,等天亮了,我买条烟当着兄弟们的面给老莱大哥陪礼道歉。

老莱狠狠抽了一口烟,噗地吐到地上:赔你妈个头!趁老子心情不坏,麻溜地给我滚远点!

蒜头:老莱大哥,你不生我气了?

老莱:狗咬了人人还非得咬狗一口?!

蒜头打着拱屁滚尿流地退了出去。

老莱拿起菜刀试了试刃子:妈的,切菜省劲了。

 


« 上一篇:鹿鼎分享-老莱(三)
» 下一篇:鹿鼎分享-阿伟